TED就是在做一场精采的表演艺术

  • Q快生活
  • 2020-06-09
  • 384已阅读
TED就是在做一场精采的表演艺术

作者/罗佛佐

我说:「TED是一个表演艺术团体。」

每当别人问我,我们到底在做什幺时,我都是这样回答。想当然的许多人都会用狐疑的眼神看着我,然后说:「啥?」,然后我都会很高兴的再说一次:

「TED 是一个表演艺术团体。」

我很喜欢听讲座和和参与分享会,看着很多讲者在台上滔滔不绝的讲着其自身的「故事」或「想法」。但同样的,我也常常看到许多的听众在台下不知不觉地点起头。我自己都睡过好几百场演讲,就算讲者是诺贝尔得奖人也是一样,无聊了,自然就睡了。尤其通常一场讲座都是超过1个小时以上。

大二时,在一堂化学课上,老师放了一部TED影片叫「第六感科技」(The Sixth Sense Technology),当下就被这个影片深深地吸引,觉得这个印度研究生怎能如此厉害,有想法、有技术又能讲得这幺好。整个演讲的过程看起来这幺的流畅,完全没有「阿」、「呜」、「喔」的停顿。这到底是什幺样的东西阿!当下就赶快抄下T、E、D三个字,回家后赶快google这三个字。

熟悉TED的人都知道,TED是一个最多只让讲者讲18分钟的舞台,让观众在5天内,一次听上百个讲者分享其自身的研究与经历。说穿了就是一个「演讲听到饱」的一个聚会活动。而特点是,他的门票要价7500美金(大概是22多万新台币)。开玩笑这门票竟要价22万,而且还没加机票!更重要的想参加这个大会,还不是你有钱就可以去,申请时要交几篇文章(essay)去审核。

简而言之,这是一个给「有钱」又「有想法」的人去的聚会活动。我曾听过TEDxTaipei的Jason说过,他问Chris Anderson(TED现在的持有者)为何要收这幺贵,Chris Anderson说:「唯有从1%的人身上收取最多的钱,才可以使得TED的影片免费的放在网站上给全世界的人(99%)免费点阅。」

站在活动参加者的角度来看,你交了4-5篇文章,又花了飞机票飞到美国加州,也付了7500美金。你会「期待」TED是怎样的活动呢?

我想我期待的就是像最后在网路上看到的那些演讲一样,一定要看到无懈可击的演讲!如果演讲本身会让你想睡觉的话,肯定当场撕破脸吧。

很自然的,将一个18分钟的演讲包装得好,自然是筹办者的必要工作。使讲者讲得顺、能让观众惊艳,成功的就不只是讲者而是活动本身。

我们的诠释是,这就像做一场「知识性的表演」。

利用「呈现的艺术」让一个好想法无瑕地传递给听众。

参与过表演艺术的人都知道,这是一个很「人性」的工作,需要表演者绝对的投入并与导演不断地沟通,以达到该呈现的张力。这无法用製造业的思维来衡量一个设计好的模板(开版),可以随便找一个「材」就可以大量製造。每个参与者的独特性,是一场演出的重要资产。

我想TED也是一样的。找寻独特的讲者,他本身的故事、想法、内涵,是无可取代的,但他可能欠缺的是如何「呈现」的技术,以及如何在一个大题目下和其他讲者共同扮演本次主题的元素。

在TED的社群里,组织者都有共同的头衔:「策展人」(Curator)。 策展的是「人的想法」、「人的经验」、「人的故事」。我们利用一个主题,串连许许多多、形形色色的人,来共同表达这个主题的意义。想法可以被取代,但人无法被取代。这样的工作和一个新闻人很像,为什幺新闻要报导这个人或是特定的事件?那是因为,我们期望透过这个人、这个事件,发觉那背后更大、更深层的问题。

儘管我们是这样认定TED活动的想法,但这样的想法对很多台湾人是很陌生的,我们最熟悉的表演艺术团体,是像云门舞集那样,有音乐、舞蹈、声光等配备的场合。很少人会把知性的、静态的活动也当作表演艺术的一部分。

但仔细想想,「相声」也是一种表演艺术。表演艺术会有这样的名词,特色在于「表现性」这件事,但演讲不是很注重表现性吗?就像Toastmaster或卡内基,以及市面上许多简报术或教人说故事的书等,都在着墨「表现性」这件事情上。只是今天的演讲者,不是专职的表演工作者,而是该领域的专家、学者或是政要等,他们在舞台上用18分钟传递一个理念与想法,并不断契合每一个段落的主题,并成为整场活动的一个演员。

钟楼怪人、狮子王、猫,这些经典的百老汇影集,一场的门票费都所费不赀,为什幺呢?儘管费用这幺贵,还是有那幺多人要去看呢?因为参与的演员要不断揣摩剧本中角色的心理、还要努力表达出角色在面对困难决策时的「想法」,因此我们能在看表演的过程中,从演员身上感觉到加西莫多悲壮的生命,从狮子王中看到那些人性的正反面,好像从他们身上看见了自己生命中的一个部分。

同样,TED从1989年以来,也同样有许多令人省思的短讲,像Brene Brown的「脆弱的力量」(The Power of vulnerability)、Simon Sinek的「伟大领袖如何鼓舞商业行为」(Know Great Leaders Inspire Action)等。他们用幽默、同理心、示範等技巧,让听众了解为什幺「脆弱」是你值得拥抱的情感、为什幺告诉别人「为什幺」永远是一个伟大领袖沟通的第一要务。

这样的「经验」和我们所熟知的表演艺术如出一辙,我们从他们的故事了解为什幺这些「想法」很重要,而且我们发现他所讲的和我们所经历的是同一个世界,我们可以因为採纳或理解后让生命变得更好。透过「情感」包装「真实」就是故事,那是我们为什幺克服财务与地理困境的目标。

独一无二的故事,永远是那幺的稀少与难得,但传递了却无法被接收,又有什幺用呢?所以用「呈现的艺术」建立讲题与听众的关係。让观众能完全了解以及记住讲者想表达的想法。

TED的slogan是「Ideas worth spreading」,希望可以藉由这个平台,让更多的好想法能传递出去。所以我们的使命是要帮助讲者的想法能「有效」地被观众们接受。

传递想法只是一开始,如何传递才是真正的挑战。

所以每当别人问我:「TED到底在做什幺?」时,我都回答:「我们在做表演艺术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