蹲牢15年帮派大哥出狱召妓后,隔天离奇上吊死了

  • H优生活
  • 2020-05-29
  • 400已阅读
蹲牢15年帮派大哥出狱召妓后,隔天离奇上吊死了

马沙,出道彰化,崛起台中,十七岁加入帮派逞勇斗狠,揹负多起暴力前科,年轻辈中己稍有名气,而换来的代价却是监狱成为他第二个家

二十二岁那年,他因为渉及一件䢖商土地纠纷持枪杀人,被判无期徒刑定谳再次入狱。

蹲牢15年帮派大哥出狱召妓后,隔天离奇上吊死了


台北监狱受刑人示意图(图/记者徐文彬摄)

他从踏入黑道首次被捕的那一天,父亲就跟马沙彻底断绝父子关係,而母亲心软,偷偷带着年仅四岁的妹妹和他见过几次面,每一次,他都会塞笔钱给母亲,尤其是对唯一的妹妹宠爱有加,他喜欢唤她芭比小公主买一堆新衣和玩具取悦她。

蹲牢15年帮派大哥出狱召妓后,隔天离奇上吊死了


小女孩示意图,非本人。(图/babytree)

失去阳光的日子苦闷又漫长,他写给住在台中西屯的家书全遭退回,信件全部退回,父亲的坚持,让马沙和家人终于断了线。

三十七岁,入监十五年的马沙终于出狱,社会大学的洗礼与淬鍊,造就马沙成为江湖中生代的代表性人物,也和狱中好几位实力派的角头大哥结为莫逆,尤其是混迹万华地区的黑龙。

出狱当天,黑龙亲自迎接他回到万华,一连串的酒摊让马沙很快地不胜酒力。席间,他向黑龙表示想先借用三十万,準备隔日南下台中探询家人下落,尤其是令他牵肠挂肚的妹妹,算算年纪,她应该廿岁了。

蹲牢15年帮派大哥出狱召妓后,隔天离奇上吊死了

兄弟出监惯例是酒色不分,十五年未近女色,总得让他夜拥女人香,找回男儿本色,可是他己心有所属。陪酒小姐中,有位留着波浪长髮,面貌娟秀,身材稍显单薄,花名果果的小姐从䦕始就偷窥他,多次四目相接,马沙觉得果果未化浓粧的眼睛,让他特别有感觉。

散摊后,黑龙亲自送到饭店,并将三十万塞进马沙提袋,临走时,一再交待果果务必要将大哥侍候好。

淋完浴,全身赤裸围了条浴巾、半露酥胸的果果有些扭怩,白皙肌肤因热水沖击泛着微红。十五年没接触女人,脱掉衣裤一身刺青的马沙兽性大发,粗暴的动作,让果果疼的忍不住发出呻吟,直到马沙结束。

蹲牢15年帮派大哥出狱召妓后,隔天离奇上吊死了


床事示意图(图/记者黄克祥摄)

两个小时,两次翻云覆雨,马沙满足的靠在床头点了根菸,激烈的运动让他酒意全消,瞧着再次沖澡躺在身边的嫩妹,轻抚着她的背部,手掌顺着她的曲线往下,不经意发现她的后背腰间纹了一只造型可爱的芭比娃娃,在那一瞬间,失联多年的四岁妹妹抱着新买的芭比憨笑的身影,清晰的刺痛他的心。

带着好奇,马沙忍不住问果果怎幺会与众不同、将小女孩最喜欢的美丽娃娃刺到身上,果果的回答让他差点流下眼泪:

「芭比娃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,我哥哥大我十八岁,他很少回家,但每次碰面,他一定买到让我开心!我己经快廿年没见过他,爸爸说他死了,并在一次酒醉后,将哥哥送给我的礼物全部烧掉,我身上的芭比,是我对哥哥永远的怀念。」

蹲牢15年帮派大哥出狱召妓后,隔天离奇上吊死了


芭比刺青示意图(图/Tattoo ideas)

果果今年刚满廿岁,跟他的妹妹同龄。

马沙隐忍着激动和不安,探询果果的家庭状况,得知的内容让他彻底崩溃......他入狱后父亲中风,两年后心肌梗塞过世,母亲把西屯路的房子卖了迁往三重,没几年罹患大肠腺癌,四处借钱治病,五年后妈妈还是走了,留下大笔债务。

她刚下海两个月。

蹲牢15年帮派大哥出狱召妓后,隔天离奇上吊死了


酒店小姐示意图(图/记者张一中摄)

果果的每一句话,都仿如针刺般扎在马沙心裏流着鲜血,他知道眼前的女孩就是他失联多年的妹妹,可是他不敢认。想起刚才在她身上做的事情,他觉得好骯髒龌龊,这些年自己造的孽,竟然由妹妹承担,压抑着情绪,马沙拿了一千元给妹妹,请她买些宵夜回来。

看着妹妹的背影,眼泪夺眶而出,马沙拿了张饭店信纸简单写着:「小姐,妳我有缘,皮包里有三十万可让妳解决燃眉之急,酒店不适合妳,不告而别,请千万保重。」署名罪人。马沙走出饭店,暗夜开始飘雨,雨水打在马沙的脸上,己分不清哪部分是泪。

三天后,在苗栗的山上,有农人发现一具吊死在树上的尸体,己经开始腐烂,警方现场勘验,找不到一张遗书与証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