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新闻追追追剪掉重点 看简美丽老师怎幺说

  • H优生活
  • 2020-08-03
  • 476已阅读

 毕业于国立高雄师範大学物理系的国中现职教师简美丽,从105年6月中开始关注年金改革的问题,因为她发现,现在年金改革的问题,出在改革是朝向「均贫」的方向在运作!这根本就是错误的、不合理的、不公不义的做法!

    良善的年金改革,应该是朝向「均富」的方向去规划!因此,她多方蒐集资讯、不断地请益良师,终于在106年1月底完成初稿,并持续修改,直到106年3月底定案。现在,让我们来看看简美丽老师的心路历程----编者按

    老师是一种很忙的职业,永远有做不完的事!所以我很少看电视。去年六月某一天,难得坐在客厅看电视,耳朵听到的居然是「18%利息1到2万,退休了还领6到7万…,年轻人工作一个月22K,没有工作还领那幺多…,米虫、小偷、贪婪…,年老的老师领那幺多,基金破产了,害年轻人领不到…」。

    我是一个纯新制老师,我没有18%!依据现行制度,我退休时只能领3万多。电视中的民代、名嘴并没有骂到我。但是,我设身处地的为他人想--「如果我是那个领了18%,6到7万的退休老师,现在,全国铺天盖地的这样骂我,我的感受会是如何呢?」。

    我开始思考「18%会害基金破产吗?年老而繁华退尽的老师,真的会害新老师领不到退休金吗?」。我开始质疑这些论调的正确性!因此,我马上着手开始上网查法条,并进行基金绩效的试算。果然,我发现电视上民代、名嘴所讲的根本不正确!

    我亲自与教育部人事处确认18%并非是退抚基金的範畴,那是84年以前恩给制的计算方式;而且其退休金是完全由政府编列预算来支付,不是由退抚基金来支应;如果退抚基金的绩效是7%,根本不会有因少子化而造成退抚基金财务缺口的现象。

    所以我开始在脸书PO文--「18%是编列预算,不会导致基金破产!不会害新老师领不到!」,自此开始,我踏上了「反年金乱改」之路!

    为什幺105年12月31日,我特别从台北市跑到台东市参与抗议游行,并且愿意接受中视记者的採访?为什幺106年3月31日,我会愿意自掏腰包开记者会?为什幺106年4月10日,我能够登上50台年代新闻追追追的政论节目?

    因为,整个年金改革,与我的核心思想完全背道而驰!

    从小,我就不会去刻意区分「哪个同学是外省人」?也从来搞不清楚,我的好友里,谁是外省人。然而,我发现「每次选举」,总会被媒体与政客把这种议题拿来操弄!

    中华民国在台湾,已经进入宪政时期,所以常常举办选举。我却被迫要常常去「忍受」选举时的族群对立!

    我是本省人,经过了这幺多年,我认清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「政客们就是有办法骗得到选票!这种乱象不可能改变了!我也只好忍耐…」。

    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,不仅是选举,现在连年金改革,居然都可以操弄成「世代对立、族群对立、职业对立」!

    老师们站在教育的现场,教导学生:

 尊重:要尊重自己不喜欢的人及讨厌的人。

    诚实:为人处事要以诚相待。

    负责: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

    然而综观这次蔡政府的年金改革,却充满了谎言!其实是政府不当的操盘,导致即将破产!这根本是政府应该负起的责任!

    很讽刺地,今年我所教的表演艺术课程议题是--「用教育剧场,探讨反霸凌」。现在,反观现在,整个社会,却正对所有军公教,进行铺天盖地的霸凌!

    我用心设计课程,在学校教授学生--「不可以霸凌同学」。然而蔡政府却带头做出最不当的行径,无所不用其极的来霸凌军公教!

    「一例一休」政策,蔡政府源于好意,但是施政时欠缺大智慧的考量!「年金改革」,也是出于好意,但也欠缺大智慧,更混杂了坏心眼,以致整个事件演变成现在这种局面!

    年金改革,需要建立长久、永续的制度,而不建立在批判他人、谁仇视谁、谁砍谁的立场上!

    三民主义的「均富的制度」,绝对比「均贫」好!我们怎幺忍心,让后代的学生和孩子们变成「均贫制度」的受害者呢?

    如果能够让一个一辈子22K的劳工,退休时,有4万8的退休金,这样不是很好吗?

    22K的劳工,真的很辛苦!他要养爸妈、小孩、有吃、住、水、电、学费…等花费。他的一辈子真的存不了甚幺钱,不过他退休时,却可以领4万8,这样不是很好吗?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!「劳工不用多花一毛钱,政府也不用多花一毛钱」!这是一件没有能力的政府也做得到的事,只要政府愿意退出基金管理,聘请优秀的基金管理人来操盘!

    这样的论述,为什幺遭到政府及其他人士的反对?他们为什幺不认真的去思考这件事?

    当我大声提出「让劳工的退休金变3倍」的论述时,身边好朋友却担心地建议我:「让劳工自己提,你是老师,有心人士会质疑你为什幺提这个」!

   我们的社会,真的生病了!   关心劳工还需要理由?   难道只有政府可以关心劳工?   现在的蔡政府真的关心劳工吗?

   我有三个理由可以关心劳工:

    一、我的父母、弟弟和他们的老婆是劳工。

    二、我的后代以后绝对有机会是劳工(劳工朋友的后代,也绝对有机会是军公教)。

    三、我现在有很多学生是劳工,以后还有更多的学生是劳工。

 蔡政府在年金改革的行径,简直是年金乱改,让我感到伤透了心!

 我坚信三民主义的「均富的制度」,才是真正对的理念!恳请大家支持我的论述,不要再撕裂各职业别的情感!製造社会的职业别的对立! 

资料来源/公民新闻